近日,河北省邯鄲市雞澤縣吳官營鄉的多位鄉鎮包村幹部和當地村幹部反映:從2012年開始,該鄉黨委政府竟“不按實情按人頭”向各村攤派“超生費”任務。(4月4日《中國青年報》)
  在征收“超生費”問題上,吳官營鄉的做法嚴重犯忌。將社會撫養費征收按人頭攤派給村幹部,將社會撫養費存入某領導司機個人賬戶,征收的社會撫養費按比例返還等,都是原國家人口計生委印發了《關於進一步規範社會撫養費征收管理工作的通知》嚴令禁止的行為。吳官營鄉把社會撫養費征收與村官的“位子”聯繫在一起,更是在玩權力濫用的游戲。
  2013年5月,郭莊村黨支部書記李新玉因為沒有完成第一季度2萬多元的“徵費任務”,吳官營鄉黨委書記葉運波一句話就撤了郭莊村黨支部書記的職。李新玉被免職後,郭莊村黨支部、村委會兩委班子也隨之解散,鄉黨委指派一名包村幹部擔任郭莊村黨支部書記。一個月後,這名新黨支部書記同樣未能完成徵費任務,也被免職。鄉黨委再次指派該村另一名黨員擔任支部書記,這名黨員明確表示:讓我當可以,但不能讓我管計劃生育。吳官營鄉違規征收“超生費”,令村幹部岌岌可危,心生恐懼,難以迴避領導個人濫用權力。
  吳官營鄉違規征收“超生費”,已經使“超生費”完全異化。可想而知,按人頭攤派給村幹部“超生費”,沒有超生,村幹部會害怕免職;有了超生,他們暗自高興,既完成了任務,又能得到15%返還,如此一舉多得,恰恰不是執行計劃生育政策,而是以處罰超生為名,變相縱容甚至鼓勵沒有生育指標的村民超生。“超生費”不按規定全部上繳國庫,恰恰表明違規征收“超生費”,是在變著法子撈黑錢,“超生費”為領導個人的不正當支出埋單。
  整治違規征收“超生費”的亂象,需要就事論事,追問“超生費”出台按人頭攤派任務做法的始末,追問“超生費”的來龍去脈,看這些“超生費”究竟被誰用了、用到了什麼地方,為什麼該入庫不入庫?同時,整治工作又不能僅僅就事論事,頭痛醫頭,腳痛醫腳,是誰的決策應由誰擔責。如果僅僅將違規征收“超生費”的做法取消取了之,違反規定的權力霸道因素,就會被忽略,有責任官員換一個地方仍然會無法無天,在撈錢問題上更加肆無忌憚。
  文/卞廣春  (原標題:違規征收“超生費”背後是權力濫用)
創作者介紹

美國進口傢俱

vr86vrgl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